传闻中有国家做背书的WDC到底什么来头?

当地时间周二上午,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如期举行听证会,此次听证会的关注焦点是数字货币。

参加听证会的Paxos首席执行官Charles Cascarilla、杜克大学研究员Nakita Cuttino和前CFTC主席Chris Giancarlo对数字货币均持开放态度,话题甚至引入“数字美元”。三人普遍认为,数字货币的创新可以解决一些现有问题,但也并非万能。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则表示,要坚守原则,但也不能扼杀创新。

进入2020年后,比特币的表现一直差强人意。然而,市场对比特币、数字货币以及受此启发而进行探索研究的数字经济依然在有序推进中。

近日,由苏里南共和国做背书开发的WDC钱包在业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苏里南政府已经开始做数字货币钱包了?这款钱包到底有什么来头?我们来一探究竟。

苏里南寻求数字货币解决经济问题

苏里南共和国位于南美洲北部,无论是面积还是人口,都是南美洲排名最后的国家,曾为荷兰的殖民地,1975年独立。独立后,苏里南与荷兰关系曲折发展,荷兰曾数次中止对苏里南的援助。

至1997年,两国关系恶化,新荷兰发展基金的资金遭到冻结。随着矿产业、建筑业和公共事业部门的衰退,苏里南经济增长在1998年开始下降。由于过多的政府支出、税收减少以及外国援助资金的减少导致了财政赤字。政府寻求通过扩大货币供应手段来平衡财政预算,结果导致了巨大的通货膨胀。

数据统计平台显示,1999年,苏里南通货膨胀率为60.53%;2000年下降至29.56%;随后十几年小幅波动;至2016年再度飙升,至55.5%;2017年,该数据下降至22.02%;随后两年继续下降;今年的预测数据再度上升,或将至27.89%。

与委内瑞拉国情相似,苏里南的经济主要受铝土矿业支配,占到GDP总值超15%,占出口所得超70%。黄金、石油和氧化铝等大宗商品出口是苏里南国民收入的主要来源。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起伏不定的高通货膨胀率给该国政府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苏里南政府也与委内瑞拉一样,将眼光投向了数字货币上。

2019年7月15日,苏里南政府宣告正式成立世界数字货币银行。同年底,苏里南中央银行表示将购入1亿枚亚元(ACU)用于发展国内数字经济,包括生活服务、教育医疗、政务民生、智慧零售、智慧餐饮等多领域的数字钱包支付。

苏里南政府与WDC钱包

此次上线的WDC钱包就是由世界数字货币银行主导开发运营。

WDC实为世界数字货币银行缩写,英文全称为World Digital Currency Banking。

目前,该银行亚太区总部设立在中国香港。世界数字货币银行将借助香港金融桥头堡的地位,以数字货币为切入点,开展多层次的银行业务。

WDC钱包的成功发布,标志着世界数字货币银行已完成第一阶段的升级。一年前,世界数字货币银行董事会主席Thor在香港的发布会上曾表示,相较于传统银行,世界数字货币银行未来将在三个方面实现重大升级,第一层面,在支付、抵押贷款、票据融资等市场中发挥区块链技术的模式与成本优势;第二层面,建立起“自循环”的全新生态链,从效率、成本与信任三个维度解决了传统银行的痛点;第三层面,探索和建立以“数字货币”为核心的“币本位”财务体系。

根据WDC钱包发布版本功能显示,目前钱包提供以ACU、ETH为主的数字资产管理,可存取、收付款、理财、进行场外交易等。后续还将开通BTC、ETC、LTC等十余种主流数字货币的流通服务。

苏里南政府与WDC钱包携手推动亚元的发展

受益于中苏两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合作规划的背景,去年底,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与苏里南中央银行展开合作。苏里南中央银行表示,将购入ACU用于发展国内数字经济。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方面表示,作为亚元发行方,此次与苏里南中央银行的合作,标志着亚元在美洲市场的落地应用,迈出坚实的一步。

如今,WDC钱包的成功发布正在推进苏里南数字经济的发展计划,预计在不久的将来,苏里南国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随意使用亚元。

WDC钱包由世界数字货币银行与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合作开发,双方在2019年7月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在亚元的全球支付推广业务上达成共识。秉持亚元是亚洲金融一体化构架的亚洲区域性通用货币的信念,双方又再度合作,联合推出WDC钱包。钱包的成功上线,不仅为亚元添加了新的应用场景,增加了亚元的流通性,也为其他数字货币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

WDC钱包一方面以亚元为载体,将成为亚元发行、流通、兑换、结算的平台,同时,还将提供多种数字货币存储、兑换等服务。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